尼罗河狂想曲

一、

“尼罗河之神 照亮我于黑暗之中
尼罗河之神 拯救我于乱世之中”

二、

“喜欢看画展么?”
——“喜欢”

“这周末在上海有一个很棒的画展,一起去看看?我正好这周要去上海出差”
——“我怕男朋友周末要带我去吃饭……”

“不想和我在一起么?”
——“不是……”

“那我办完事就回北京了,下次再去南京找你吧。”
——“不用!画展我去,怕错过这次以后就看不到了。”

平野把画展的信息转发给了姗姗,她没有再回复。
这是平野在北京当上班族的时候,最快乐的片段。能和一个有男友的年轻女人,发送一些调情微信,简直比之前做摇滚乐队的时候和女粉丝打情骂俏更带劲。

对了,平野是一个过气的摇滚乐手。
在伟大的天朝,做摇滚乐,绝对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。除非你很有钱,但是有时候有钱更做不好摇滚乐。
平野曾经天真的把摇滚乐作为不可撼动的终生目标。但是在大学毕业的第一年,他就“明智”的放弃了这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,投身于更加伟大的IT事业。

那一年是互联网爆炸的一年。
Facebook, Twitter在美国如火如荼,人人网、微博在天朝抄的不亦乐乎
《理工大的风流往事》就快要被人遗忘,南京的Down排练房、老城堡酒吧、JerkAngry、九眼间谍乐队连锁反应一般的解散,
平野卖掉了所有的乐器,学校招聘签约去了北京,投身到钱途无量的IT事业。

转眼两年已经过去,辛苦打拼的平野已经成为公司的中坚力量,
但是因为工作的压力,平野在北京只有一个不温不火的女朋友
而且供职于事业单位的她,甚至有一点性冷淡。
交往一年多的时间,竟然只是牵牵手,从来没有上上床。
换句话说,曾经桃花运爆棚的流行吉他英雄平野,700多天以内竟然没有碰过女人!
这和之前在南京一边上学一边玩乐队的潇洒生活完全不一样!!!

更加无厘头的是,某一天下午,平野在办公室无聊的上网,
很久没动静的微博,突然私信+1,
一切就由此开始。。。

三、

9月初的上海,天气依然十分炎热。
姹紫嫣红的魔都,在秋老虎之一点上,和南京不相上下。
动车十分准时,女人总是迟到。
但是这一次平野很有耐心,荷尔蒙很久没有得到释放的他,耐心的仿佛换了一个人。

画展下午五点结束,平野提前一天就订好了酒店。
他已经开始幻想看完画展之后的快乐时光,巴不得早点看完展览直奔主题。
虽然只是快捷酒店,但是对付女学生应该绰绰有余了。
而且看画展的门票也是平野出钱,女孩子一定很开心。
“她的男朋友会不会发现?”
平野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忐忑。
“该不会被发现了,她不会来了吧?那我就亏大了。。。”

硕大的上海老火车站广场,竟然连一棵树也没有。
十一点钟的烈日,炙烤着大理石地面。
漫长的半小时过去,平野开始有一点点焦虑了。
“早知道就买虹桥火车站的车票了。那个新的高铁站,出站广场是有穹顶遮阳的。”
平野有一点后悔了。

约定的碰面地点是火车站广场西侧的地铁入口,因为姗姗是从南京做高铁到上海。而且地铁直达展览馆。
茫茫人海,人来人往。火车站绝对是添乱的地方。
一点都没有浪漫的感觉。
“算了,只要人来了就好“
身为IT精英的平野,现在只能和一个打工仔一样,拿出手机,发送手机短信给姗姗。
(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和”位置分享“这么发达的东东)
”你火车晚点了么?“
——”嗯,我错过了一趟高铁,现在坐的是下一班。。。“
”嗯好的,赶上火车了就好。我在老地方等你“
——”好的:)“

收到了短信息,平野的心安静了一半。
虽然心里想骂她”为什么错过班次不提前告诉我一声?!“
但是只要女人能来,一切就都被原谅了。
这就是所谓的Pussy Power吧。
想到这里,平野的下体突然有了那么一点点反应。

N根烟加一个酒店确认电话之后,又是半小时过去,平野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。
突然,电话响起
——“喂,我到了。你在哪一个出站口?”
“我在B出站口”
——”B出站口是哪一个出站口?“
**&^%%$#@#$%
经过十分钟+三通电话之后,两人终于碰头了。

姗姗穿了一件很艺术、但是不合时宜的超长TEE,图案是一个历史上非常著名的美国重金属乐队;半遮半掩着性感的大腿,仿佛看不到迷你裙。很明显的画了眉毛,应该是时下最漂亮的脸蛋,身材也很好,虽然没有一上来就“绝对领域”丝袜诱惑,但是Converse帆布鞋和拉直的披肩长发,必须是文艺女青年招惹摇滚乐手的必杀技,和身边匆匆而过的草民立刻形成鲜明对比。
当然,这朵鲜花是自愿插在一个过气摇滚乐手身上的。
所以见面的第一句就是“你应该认出我的,我穿的这么摇滚!”
“哦哦哦,我早就认出你了。我看过你在微博上发的照片。”

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。
平野一身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。
这一刻他觉得,值了。

四、

姗姗的脸蛋,合在一起算不上好看。但是拆开了看,却又那么鲜嫩、诱人。
如果放在日本,绝对是萝莉、工口范。
可惜她身在天朝,没有那么发达的色情工业,只能投身艺术事业了。
不过在你懂的艺术圈,她的姿色不知道有没有派上用场。

平野对姗姗其实算不上了解。
只知道她现在在某艺术学校学习平面设计,有一个男朋友,也在南京,好像也是做音乐的。
两人之前并不算完全认识,朋友圈也没有交际。
但是她更仰慕年轻时候做乐队的平野,所以这一步险棋平野自以为走的很漂亮。
擦保险丝的事情,他有色心、没色胆。但换一个城市见面,至少保证自己人身安全。
所以他永远做不了一个牛逼的摇滚乐队。
另外,他一直清高的自认为摇滚乐不是用来泡女人的,而是用来实现自己艺术追求的,虽然距离这个追求已经越来越远。

画展真的好无聊、好漫长。
姗姗看的很专心,平野陪的好辛苦。
在他的眼里,蒙德里安就是个蛋糕格子、达利和毕加索哪一个更抽象似乎与自己无关,你确定莫奈画的是不是风景照片?

好不容易,画展看完一半,两人想坐下来休息片刻。
更不容易,平野挑了一个僻静的角落,而且有一块布展用的巨大木板隔开了外界,
形成了绝佳的私密空间。

“你的男朋友不陪你看画展么?”
——“他。。。太忙了”
“忙着做什么?连女朋友都不陪”
——“忙着,做音乐”

天大的谎言,但是女人的善变,在此时此刻的平野面前,却显得那么可爱。
姗姗的清淡香水气息,侵袭着平野的嗅觉。他侧过头,视线顺着她清晰的锁骨、项链,往下滑、往下滑,发育完好的酥胸,在白色TEE的领口撑开了一条不太明显的事业线——少女的事业线。
她的手,修长的手指,拿画笔的手指,如果握住我的JJ是什么感觉?平野猥琐的幻想着。
想到这里,他的手,生硬的滑向了姗姗的背后。
太久没有碰女人的平野,立刻犯下了约会最大的错误——在第一次见面的半小时以内,就动手动脚。
当然,如果你是一个摇滚明星,已经有N个熟女对你投怀送抱除外。
当然,如果你是一个土豪,已经给一个花瓶送过N个包包、N件衣服除外。
但是,姗姗既不是熟女、也不是花瓶。
这一次,姗姗矜持的躲开了。

不过,一点小尴尬,并不足以干扰愉快的约会,
平野凭借自己所剩无几的摇滚魅力,维系着姗姗的好奇。
继续看剩下的展览,平野头脑的精虫稍微安分了一些。
“海上花”画的海上花,真的是上海的花么?
120元/两人的门票,还不如拿去吃一顿涮羊肉。
另外,美术馆的顶楼最好的阳光房位置,为什么是一个餐馆???

五、

看完展览,两人肩并肩朝着出口走。
到现在还没有牵手,平野觉得自己有一点失败。
以前的女朋友,是第一次约会就能牵手的。
照这个进度,什么时候才能去宾馆呢????

——“我要去收一个耳机,一个朋友帮我送过来。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么?”
姗姗突然问。
习惯了程序员理性思维的平野,对突如其来的变量,有一点不知所措。
谁?耳机?现在?
一连串问题,平野统统按住,没有缘由的微笑着答应下来。
——“平野你真好,就喜欢你这样宠着我:)”
姗姗甜美的笑容顿时融化了平野所有的不爽。她一边说,一边左手挽过平野的手臂,小鸟依人的靠在平野右侧。平野似乎能感受到她年轻的乳房轻轻触自己的右臂。身体的接近,比刚才在私密座位的尴尬片刻更加亲密。仿佛取耳机这件小事,帮助姗姗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难题。
仿佛姗姗为了感谢平野,已经决定委身于平野,成为他的情人?

路过了一些打太极的老头子,路过了人民公园东门充满迷幻色彩的“求婚公告栏”,
两人来到了路边的一个铁栏杆。开始了又一次漫长的等待。平野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“你抽烟么?”
——“嗯,给我一支。(点烟)嗯,你之前在南京做的乐队,挺不错的”
“还行吧,可惜后来解散了”
——“为什么不做了呢?”
“毕业呗,大家各奔东西”
——“知道我第一次见你,是什么时候么?”
“不记得了,前几年做演出的时候吧?”
——“第一次见你,是20**年12月31日,老城堡的跨年演出。”
“哦!!!我记起来了。我们俩说过话,演出结束之后,在后台”
——“看你都不记得了。还说喜欢我。”
“我记得,记得!就是当时人太多了”
——“算了不提那天了。本来那天演出不是冲着你们乐队去的,但是看完我就觉得你挺帅的。。。”
“哦。。。”

又是大半小时过去,姗姗等来了这一个非常多余、非常画蛇添足的男人,小P。
凯子,小凯,卖耳机的上海小凯。而且同样很爱迟到。
小P也是做乐队的,比平野小几岁,又比姗姗几岁。好像姗姗认识他很久了,叫他P哥。
结果P哥P哥叫了半天,耳机是姗姗自己掏钱预定购买的。
取完了耳机,小P果然不肯自动消失,反而以地主的身份,非常多余的主动要求请两人吃饭。
“吃饭就免了吧?我们晚上还要去看一个演出。”平野编了一个白谎言,对这个陌生人陌生的说。
“矮油,上海主城区这么小,一起吃个晚饭再去看演出也不迟啊。再说我还可以帮你们指一指路。”小P异常热情的说
“现在才下午4点,吃晚饭太早了吧。”平野有点不耐烦的问到。
姗姗突然很讲义气的说:“人家P哥也是好心请我们吃饭,一起去吧:)”
这个时候的Pussy Power突然变的有一点让平野反胃,他心想,P哥重要还是我重要?姗姗你要搞Double Date也提前告诉我一声,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。。。
果然,不详的预感得到验证!

六、

步行了半小时,在炎热的九月下午,小P带两人“欣赏”了拥挤、嘈杂的上海老城区街道,来到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“萨里来”西餐简餐。
真的是“傻”你来,为了这个破餐馆,几根破香肠、几条破意面,要继续浪费整整两个小时,平野想死的心情都有了。
但是,男人要大度!
这个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,度过了姗姗和小P庸俗至极、无聊至极、漫长至极的叙旧。

某个时刻,他已经开始怀念起前女友了,怀念那个时候美好的时光,仿佛所有分手的痛苦都烟消云散,仿佛曾经的光环照耀着自己,保护他关闭了耳朵。
正在平野独自绝望的时候,小P貌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:“姗姗,你现在有男朋友么?”
“你说呢?之前你不是才去过一趟南京么?”姗姗一口吞掉了最后一大块香肠,在小P盘子里永远吸不完的意面还没有吸完的时候,喊老板买单。

仿佛坚定的信念突然显灵,平野弹簧一般飞到了收银台,光速结帐。免去了小P假惺惺的龙套,平野淡定的加了两杯饮料,一杯给姗姗,一杯给自己,然后淡定的坐倒了姗姗旁边,说出了两小时以内的第一句人话:“加一些饮料吧,看你喝完了。”
——“嗯,谢谢:)现在呀,就平野对我最好了,你说是么,P哥?”
男人多少都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,虽然国人从鲁迅时代就没有了太多尊严,但是面子这个东西,反而呈几何级增长了不知道多少倍。小P终于停止了吮吸那一盘永远吸不完的意面,假装玩了一会儿手机,说“哦我忘了晚上还有一个事情,先走了不好意思失陪”然后就先走了。
又是一阵安静,平野并没有觉得如释重负。刚才奇怪的场景,比琼瑶小说里面的三角恋更加复杂,几乎超出了平野直男的脑洞大小。
但是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做对了一些什么事情。
他和姗姗,就这样肩并肩,坐在一起,快餐餐馆里面一条普通的塑料长条椅。谁也没有先说话。

平野是有点喜欢姗姗的。只是还不那么喜欢。
在微博上面彼此的看贴、聊天,他知道这个女孩子并不是那种一般的文艺女青年,”情怀“这两个字在她身上找不到,至少她不喜欢李志。至少她的内心是浪漫的。
但是,此刻的平野虽然很生气,却还是不那么讨厌姗姗。
看着她生气的模样,反而有一种楚楚动人的魅力。

但是现在,姗姗明显的不开心,闷闷不乐,坐在那里只顾发呆。
平野顿时诞生出一种非常男人的保护欲望,
“走,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平野突然坚决的说。
——“去哪儿?”
“你猜?”
——“去旅馆?”
“不是!我难道在你心中就那么猥琐么?。。。我们去一个更有趣的地方!”
——“好呀,走吧:)”

离开了这个倒楣的餐馆,两人就像重新浇过水的盆栽植物,兴高采烈的劲头简直超过“植物大战僵尸”
喊了TAXI,平野递给了司机一张写好的小纸条。“请带我们去这里!”
汽车飞快的驶过嘈杂、闷热的老城区,在很多年过去之后,平野依然清楚的记得,当时几乎一路绿灯,一路向西,追着六点多的夕阳,朝着郊区快乐的驶去。
——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?该不会把我拉到乡下去卖了吧~”
“那也要先把你奸了,再拿去卖;然后对着一帮饿鬼大喊,鲜肉小鲜肉哟,一块钱一斤,快来抢肉啦!”
——“你真坏!”
“你喜欢我这样坏么?”
姗姗笑而不答。
此刻,夕阳的光线已经变的柔软,偏红的色调撒在姗姗白里透红的皮肤上,格外娇嫩动人;水灵灵的双眼,并没有欣赏窗外的风景,反而娇滴滴的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,虽然倔起嘴角,假装不理人,但是眼角是开心的弯弯。平野并看不清她的眼睛,因为长发垂下来遮住了半个脸蛋,但是他清楚的看到姗姗的脸蛋开始泛红。
汽车平稳的驶过上海郊区新铺的国道,超过地铁车厢,掠过路边的树木和开阔的土地,江南的植被也撒上了一层金灿灿的余辉,仿佛也变的非常柔软,柔软的像姗姗的肚皮,这一刻在多年之后平野同样记得非常清楚,和北京的郊区非常不同。
在这里,平野吻了姗姗。
姗姗这一次没有躲闪,平野心跳急速加快。在嘴唇触碰的一瞬间,她全身仿佛通了电一般,从头到脚一个激灵,但是身体却僵硬的仿佛被钉在了座位里,双手依旧害羞的放在膝盖之间。
同时,平野也清楚的感受到,姗姗的呼吸变的急促。他侧身吻了姗姗足足一分钟,不间断;一只手抓住了姗姗的手,另外一只手撑在司机的座位靠背。两人都闭着眼睛。
他感觉姗姗的嘴唇好湿,淡淡的唇膏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;但是好凉,没有温度。他心想,她一定比我还紧张吧。

七、

天色渐暗,汽车离开了国道,路过了一个有摩天轮的大公园,拐入了一条小路。
“你喜欢heosphoros?”
——”嗯!你怎么知道?“
“我看了你发的微博。上面有一张星空摄影,Dawn-Bringer,黎明前唯一在夜空中肉眼可见的星辰”
——“你还看我微博,不准!”
小路越来越窄,汽车停在了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大门前面。
平野付了车费,两人跳出了汽车。
——“啊,这里是,,,,,?!”
“对,这里是佘山。”
——“佘山!!!。。。。。为什么带我来这里?”
“因为这里有天文馆。”

姗姗像一只小鹿一样,兴奋的跳了起来。她的时尚背包“跨拉夸啦”作响。
——“糟了!!!!!“她突然大叫,”现在都晚上了,天文馆是不是关门了啊?”
“天文馆下午五点半就关门了。但是我们还是能进去公园。”
——“但是射电望远镜看不了了啊。。。”
“射电望远镜,白天随时都能过来看。但是夜晚的heosphoros,一定要和你在今晚一起看一次:)”
下午发生的不愉快,此刻烟消云散。
两人手牵手,仿佛勇夺知识宝珠的科学家,顺着夜晚的山路,往上走去。
身边都是下山的游人,路灯已经打开了。越往上走,人越少,越安静。
等两人快爬到山顶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。

(人称转换:平野<–>我)

姗姗已经走不动了,城市里面长大的姑娘,人漂亮身材又好,大都是爬不了山路的。即使有心思做健身,她们也不愿意锻炼出成块的肌肉,觉得那样太Man,太不女人。
男人也是奇怪的动物,反而很欣赏这种现代社会强加给女人的骨感美。姗姗性感的长腿,又白又直又细,对于恋足癖、恋腿癖来说,简直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天鹅。我从来没有想过,这辈子能碰到这样美腿的女人。陈丹青说得好:女人我只喜欢高挑、腿美的。话说哪个男人不是呢?

我背着姗姗,走完了最后的一段台阶,在天文馆大门前面的石椅上,瘫坐下来。
姗姗点了一直烟,是红南京,递给了我。
我抽了一口,又递回了她。
在烟草燃烧忽明忽暗的光线中,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害怕、不确定。
两人还在喘气,一句话也没说,此时的天文台已经空无一人,也没有路灯,安静的只剩下山脚的光线和远处城市的白噪音。
半支烟还没抽完,她果断的扔掉,然后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身体一瞬间贴近我。
一阵热吻,舌头的缠绵。
我张开双臂,紧紧的抱住她,在她的后背抚摸,但是嘴却不听使唤,眼睛也睁不开,任凭她恣意侵略。
她好瘦,也许是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前任女友,她是个北方女人,整个身体骨架比姗姗大了一圈。
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?!头脑里绝对不能再有前任的任何信息干扰我!!下午的不悦,姗姗的男朋友,一切的思绪全部抛开!!!
此时此刻,只想着和一个漂亮女孩子,专心分享美丽的夜晚,哪怕我还不是太了解她,哪怕我还不是太喜欢她。

她的舌头真是淘气,女人真是水做的。感觉她在这方面比我还有经验,而且她很享受吻着我。
我的身体渐渐有了反映,本来就没有下降的心跳,反而跳的更加强烈。无论是荷尔蒙、肾上腺,还是多巴胺,都急剧分泌。小腹里面顿时燃烧了一团熊熊烈火。
男人真是野兽,原始的动物本能被唤起,下半身动物根本拉不住。
我的阳具像胡萝卜一样的猛烈勃起,我担心一会儿变成一根铁柱。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,像脖子上箍了铁链的老虎,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,不能伸展、不能释放!!!
随着姗姗的舌吻,我的反映更加剧烈。
我笨手笨脚的想揭开腰带,但是双手却找不到皮带扣。她聪明的把双手,从我的脖子滑倒我的腰腹,慢慢的帮我解开了皮带,然后,是拉链。
我手足无措,可以用呆若木鸡来形容。
现在的女孩子,好主动、好开放。
我还来不及反映,她就把头埋了下去(口交 此处身略五千字。。。)

——“如果说,黑夜赐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那么,我宁愿用它来寻找激情,而不只是光明。”
完事之后,我搂着姗姗,还坐在那个石头台阶上。
抬头望着星空,盯的时间越长,能看见的星星越多。
点上第二只红南京,我问:
“还没告诉我,为什么喜欢heosphoros?”
——“在古希腊神话中,路西法名为晨曦之星 heosphoros;古罗马天文学家发现,Lucifer 与 Venus(金星、维纳斯)实为同一颗星。因此有不少诗人将爱神“维纳斯”又名“路西法”。路西法(Lucifer)是一个拉丁字,由lux(光,所有格 lucis)和 ferre(带来)所组成意思是光之使者。在基督教的观点路西法曾经是天堂中地位最高的天使(炽天使)在未堕落前任天使长的职务,他拥有上帝6/7的力量,在堕落之后路西法就是圣经故事里面的Satan撒旦。”
“喜欢撒旦?还好你没有出身在天主教家庭,哈哈”
——“我啊,没有什么宗教信仰,只是觉得撒旦很酷;哦对了,下午的事情,我要好好感谢你:)”
“下午,,,什么事情?”
——“我其实挺讨厌小P。买这款耳机,是因为一个乐队的签名纪念款。小P也是我男朋友做音乐认识的朋友,正好在网上买耳机,我才从他那里买。但是他这个人就是比较,嗯,怎么说呢?妇女之友吧,特别八卦,他自己在上海也有女朋友,却总是喜欢缠着我。而且我和男朋友,本来就在吵架,其实我。。。”
“我不在乎小P,更不在乎你的男朋友。我只在乎你。”
我俩的眼神,此刻对视在一起。即使在最黑的黑夜,却非常清楚的看到彼此的瞳孔。
那一晚很奇怪,并没有月亮。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,为何那晚我如同吃了仙丹的孙悟空,如此火眼晶晶。

抽完这只烟,我们环绕天文台的院子,慢慢的走了一圈,然后从一条小路,往佘山的一个天主教堂走去。
也奇怪,九月的上海,并不是观星最好的时候,但是那一晚的星空格外的闪亮,而且空气也十分清澈。
也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就连星星也变亮了。

在天主教堂,我们意外的发现,正门没有挂锁。巨大的把手旋转就开了门。
也许这里的晚上本来就没有游人,这个天主教堂也是只有做礼拜的时候才有人维护。

我们像小学生一样,偷偷溜进了这个巨大的建筑物。
室内绝对是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我们点燃了两只烟,放在地面做光源。
我们又像是亚当和夏娃,既害怕,又无所顾忌的偷吃了禁果,
在看不见耶稣基督的黑暗里,我俩面对面在一条长凳上,双腿张开分在长凳两侧,
一边像傻瓜一样的嬉笑打闹,一边用双手和嘴唇不断挑逗着对方的身体
Weed 和 Drug在那一刻已经显得多余,没有美酒也没有音乐的陪伴,我们俩的身体都变的格外的敏感。
隔着棉质的TEE,我轻轻的爱抚着她的双峰,原来她的内衣是纤薄款的,size并不是特别大,
但是握在手里感觉有点柔软又有点韧性,少女的身体真是好啊。。。
她似乎非常享受被男人抚摸乳房,每次触碰乳头的时候,她都娇喘一声,让我更加兴奋
我抓住一个空隙,粗暴的扒开了她的长款TEE,从下往上“嗖”的一下,扔在一边,她也不甘示弱,更粗暴的用双腿夹住了我的腰间,力量如此巨大,以至于我很费劲的才解开了她的Bra
黑暗里赤裸上身的两个人,如胶似漆的拥抱在一起,在炎热的夏夜,解开了所有心结,
虽然插入的过程变的十分困难,但是,那一晚,我们第一次做爱了。

她像一条蛇一样,小蛮腰缠着我那很久不碰女人的身体,
坐在我的正上方,私处猛烈的夹紧我的阳具,
什么男朋友、什么吵架、什么生活压力、什么艺术圈,
此刻都从她的脑海里消失到了九霄云外,身体随着节奏像一个荡妇一样贪婪的扭动。
在不知道多少次激烈的活塞运动之后,我从脊柱突然感受到一股不可控制的酥痒
汗流浃背的我,把火热的精液,疯狂的射在了她的乳房上,长期的性压抑终于得到释放。
精疲力尽的她,在我的怀里躺了很久。
在那一刻,我们不分彼此。
我们守护在Heosphoros星座旁,直到天亮。
在我俩后来的交往中,这是最值得回忆的一次。

九、

回到旅馆,已经早晨。
上海的天亮的真早,才六点吧,关上的窗帘已经隐射着朝阳。
没有洗澡,也不困,我们在雪白的床单上,又来了一次。
姗姗的脸,从侧面看,有一些北非百人的轮廓,
鼻梁比较高、脸型比较长,但是东亚女孩儿的缘故眼窝并不太深
恍惚之间,有一点点克利奥帕特拉的错觉
一句异国语言的歌词伴随着小调的木吉他音乐
浮现在我的脑海:
“尼罗河之神 照亮我于黑暗之中
尼罗河之神 拯救我于乱世之中”
虽然那时候的我还没有爱上姗姗,
但是我似乎已经对这种生理上的奇妙体验中毒。
是不是把过去两年所有缺失的爱都做完了?

END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